住房被强拆上访遭毒打,司法所官员说你这样的人死掉一百才五十双

2017-09-07 08:28:15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2284

住房被强拆上访遭毒打,司法所官员说你这样的人死掉一百才五十双

                               

【香港中国观察杂志记者/张弛 杨建】2016420日,是李春娥悲愤交加的一天。那天上午,她象往常一样来到位于长沙市银盆岭街道桐子坡路自己的老房子前时,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建筑面积近90平米的房子一夜之间不翼而飞,映入眼帘的是碎砖烂瓦的一片废墟。

               


 “看到眼前的景象,我惊呆了,谁知道他们竟然趁我晚上不住这里,一大早用挖掘机把我房子就这样拆了啊?一年多了,李春娥说起这事还是悲愤莫名。

 

合法转让的房子竟是违法建筑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李春娥口中的他们又是些什么人呢?

      这事还得从二十多年前说起。

      早在19943月份,李春娥丈夫周幸光与当时的长沙市西区银盆岭街道办事处桐中居委会签订了一项转让协议:权属该居委会、位于桐梓坡老29栋西头一建筑面积为54平方米的一处房屋以32000元转让给周幸光,协议上签章的甲方为桐中居委会主任周超俊。19944月,在周幸光的要求下,桐中居委会又向长沙市西区国土管理局申请签发了该宗用地的国土证,编号为“940081”

 本来这房子经过这些手续转让过来,在当时已属合理合法。李春娥夫妇将房子扩建修缮租给别人经营,就是当时的天鹅洒家。不曾想二十年后,这房子竟成了违法建筑。由于原来李春娥夫妇一直认为房子手续已合法,就没去办理房屋产权证,加上近几年丈夫周幸光癌症住院更无暇顾及这事了。谁知丈夫刚去世,银盆岭街道拆迁办却因此认定这房子为违法建筑,并要求自行拆除,否则将强制拆除。尽管李春娥拿出原来的相关手续,找原来的居委会主任(转让协议签订的甲方代表)周超俊出具了1994年由当时的西区司法局银盆岭公证站签章的书面证明,但依然不被采纳。

 

司法所干部:你这样的人死掉一百也才五十双

 

 丈夫癌症去世欠下一屁股债,孤儿寡母也没什么稳定经济来源,原指望靠这小房子的微薄租金维持生活,如今也突然变成违法建筑要强制拆除,这无异于雪上加霜。李春娥彻底慌神了,她找到街道办事处苦求无果,便找参加街道拆迁的司法所干部陈婷哭诉:如果把这房子强拆了,她们母子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哪知道同为女性且身为司法工作人员的陈婷不但没有同情心,反而漠然斥责:“象你这样的人死掉一百个也只有五十双!

 见李春娥坚持不肯自行拆除,街道拆迁办便对该房子实施了断水断电,逼迫李春娥另觅居处,而后于2016420日清晨进行强制拆除。

 面对几十年付出心血赖以生存的房子一夜之间变成一堆碎砖烂瓦,李春娥瞬间瘫倒在废墟之上,发出阵阵揪心的哀嚎......。房子里包括床铺等家具和一切日用品被全部埋在了废墟中,里面还有价值近4万的金器饰品没拿出来,也不知是埋里面了还是被人趁机顺走了。李春娥为此还到银盆岭派出所报了案,办案民警作了记录,但一年多了也没个消息。

                                                                                 


 房子被强拆,李春娥只好多次找街道办事处领导讨说法,办事处主任文注桃(现为工委书记)态度恶劣,非但不对此事作任何解释,还几次将我轰出办公室。既然街道讨不到说法,她只有上访一途了。从2016420号房子被强拆至今一年多,李春娥多次到区、市、省各级信访部门上访,但得到的答复基本都一样:情况调查清楚再处理。更令人愤慨的是有一次,她去市信访局上访时竟被街道截访人员强行抓进车中,并对其实施肢体语言教育。从李春娥事后留下的照片上不难看出街道截访人员在她脸上留下的印记。

 

谁还弱势群体一个公道

 

 “房子强拆快一年半了,上访没人管,街道也没谁找我谈过赔偿问题,现在的这套住房因为给丈夫治病也抵押给了银行,如果银行一旦将房子收走,我们孤儿寡母真的只能睡马路上了。李春娥无比沮丧地说。

 当前,各地强拆事件屡见不鲜,一些地方政府为降低成本,蔑视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不给予合理补偿就肆意强行拆除房屋。以民为本,人民群众的利益至高无上!这应该是每一个中共党员都铭记于心的工作原则,而类似针对李春娥这样的非法强拆肯定是违背了中共中央倡导的这一原则的。对此,又有哪一级政府机关、哪一个人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又有谁能还像李春娥这样的弱势群体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