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天水女子西安维权儿子被打成脑重残官司至今无果

2017-07-23 16:24:11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651

甘肃天水女子西安维权儿子被打成脑重残官司至今无果

【香港中国观察杂志记者/马可 1960年出生的白小兰,是2004年从家乡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渭南镇来到西安妹妹的一所文化培训学校打工的。2007年的时候,白小兰便在妹妹的帮助下,在离培训学校总部很远的西安灞桥区新筑镇的西航花园小区,自己租房子开办了一所文化培训学校分校。

 白小兰最初租的是一间130平方米的单元房。后来业务扩大,才于2013年的531日,在西航花园小区B区的一幢别墅里租了上下三层。

 白小兰告诉记者,她与西航花园小区物业管理公司的矛盾源于她向电业局税务局举报了物业管理公司乱涨电费。为了对她打击报复,便隔三差五来干扰来查电。然后在2014年元月22日上午,突然说她偷电,要罚款6800元。

 因为知道了白小兰刚从兰州大学毕业过来帮忙的儿子刘博煜用手机对谈话过程偷偷进行了录像录音。物业管理公司负责人知道后,便命一帮人跟上来,踹开家门,以侵犯肖像权为由,挥舞拳脚,追打白小兰。把白小兰在家门口当场打成腰椎骨折,躺倒在地,动弹不得。一直躲在楼上用照相机对全程录像录音的刘博煜见母亲在院子里被打,立即从楼梯上冲了下来,不想还没有来得及跨出门来,就被五个人堵住迎头一顿乱拳打番在地,晕了过去。白小兰见状,顾不上腰椎疼痛,艰难的爬起来,撕心裂肺的喊了很久,儿子才醒过来。那帮人一见,立即凶狠狠逼他交出录像,并从他手中抢去手机和相机,把手机甩坏在地上后,再把相机里的录像录音全部删除。直到白小兰不断的喊救命,围观者越来越多,都一面倒的对他们进行指责后,五个人才凶巴巴的离开。

 由于颅内大面积出血,白小兰打110报警,再打120急救,送到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医院后,第一次开颅手术整整做了六个小时。而且第一次手术不成功后,紧接着又进行了第二次手术。三个月后做颅骨修复手术时,头上的颅骨被取掉了三分之一。

 白小兰说,儿子刘博煜当时被送到医院时,因为一直没有醒过来,都认为已经没有再做手术救治的必要。并且主治医生还告诉白小兰,就算是手术碰巧成功了,最好的结果也是终生植物人。但白小兰不愿放弃,说只要能保住儿子的生命,就是一辈子植物人她也认了。

 白小兰还告诉记者,儿子刘博煜是元月22日上午被120急救车送到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医院后,下午才做的开颅抢救手术。因为家里无法凑齐巨额的治疗费,医院拒绝手术,才被一拖再拖,耽搁了最佳治疗期。

 更令人痛心的是,报案后,公安机关迟迟不介入调查,而且就算最后介入调查了,对上级做伤情鉴定书面汇报时,写的也是轻伤一级。

 办案机关后来是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才在第二次的伤情鉴定汇报材料上,把伤情改为重伤二级的。而且案件移交司法机关后,法院一拖再拖,直到2015年元月5日才开庭。

 白小兰说,儿子刘博煜是她四处凑钱,借高利贷都无法再借到了时,才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于2014718日出的院。而且她已经垫付的27万元医疗费,都是四处求人借的,每年光利息就6万多元。可法院只判了赔偿这27万元医疗费,和其它包括误工陪护营养等费6万元,共33万元。并且,资金一到,法院就首先扣除了1.28万元立案费。

 至于五名凶手,法院只象征性的把其中一人判了五年半有期徒刑,其余四人全都消遥法外,没有追究。而对儿子被造成终生重残伤害的经济赔偿,法院只一句话,另案处理。

 可这官司要打到什么时候呢?物业管理公司要白小兰起诉医院,说是医院耽误了最佳疗期,而医院却说,白小兰没有钱,他们当然不给治疗,你们不行凶把人打残不就没责任了?

 还有,白小兰在西航花园小区2013531日租的那套别墅,原来是准备以后买下的,所以一租下来就花了十五万多元搞装修。可在医院住了三个月后回去时,屋子里面的东西全被物业管理公司故意放水浸坏了。为此她又要另案起诉物业管理公司,因为房主在起诉她。

 白小兰还有一场官司是,2014年元月22日上午她的腰椎骨被打成骨折,和右耳被打后至今听不见的医疗赔偿!

 另外,白小兰在老家渭南镇开私人诊所的丈夫,是白小兰来西安打工两年后的2006年去世的。之后的20073月,白小兰在兰州上大学的大儿子也因故死亡。

 刘博煜是老三,也最小。2013年从兰州大学毕业的时候,因为母亲白小兰的一再要求,才放弃了在兰州工作的机会,来到了西安给母亲帮忙。

       白小兰说,她是实在借不到钱在西安维持下去后,才把刘博煜带回天水渭南乡下的。回去后才知道,老家祖宗留下的屋子,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被错写在了别人名下,现在搞一带一路征收,说不是她的房子,只有到北京上访。结果在北京被西安未央区信访局局长指使人又关又打,还被抢去了身上所有的钱。房子的问题虽然解决了,只是不给钱为什么就不帮她改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