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阳一黑恶法官诈骗自家堂兄法庭露馅

2017-04-25 13:22:06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12636

编者按:本刊201611月下旬刊登《邵阳一贫困县法官开地下赌场放高利贷榨取民脂民膏》不久,文中涉案官员张善海虽被免去隆回县人民法院滩头镇法庭庭长职务,调任隆回县人民法院普通法官,但其恶行至今未被依法追究,今再续报道,披露更多真相,还原更多本来面目,给正义更多交待。

邵阳一黑恶法官诈骗自家堂兄法庭露馅


【香港中国观察杂志记者/蒋方林 吕敏报道】2017419日上午,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民间借贷纠纷案。

 这是申请再审。申请人是湖南省隆回县金石桥镇税北村张善东,被申请人是隆回县高坪镇杨柳和隆回县人民法院在职法官张善海,及张善海的妻子——隆回县金石桥镇信用社主任杨洁。此案的焦点是:张善东是否从杨柳那里借了70万元,还是这70万元是张善东从张善海夫妇那里借的,与杨柳无关。

 如果是从杨柳处借的,那么杨柳2011926日向法院起诉,要求张善东偿还105.2万元本金及利息,完全合理合法。如果这70万元是借张善海的,与杨柳无关,那杨柳就是与张善海和杨洁勾结,诈骗张善东。因为张善东借张善海夫妇的70万元,张善东已还给了张善海。

 这事得从头说起。

 2008年张善东和堂弟张善海合伙做房地产生意,张善东出资139.5万元,张善海出资160.5万元,共出资300万元,用于购买一块国有建设用地。

 后由于当地老百姓一直告状不止,担心有购地风险的张善海于是主动退出,把出资转为借款给张善东,条件是张善东还款时支付足额的利息。

 160.5万元是一笔巨款。张善海当时虽在隆回县滩头镇法庭担任庭长,妻子杨洁在隆回县金石桥镇信用社当主任,但俩人都是国家工作人员,工资加一块,每月也就七八千元,如果私人公开借给张善东160.5万元巨款,资金来源,容易引起怀疑。于是,便改以杨洁的亲姐姐杨柳的名义,把款借给张善东,要张善东写借条时写借的是杨柳的钱。而借条事实上是掌握在张善海手中,因为张善东事实上借的是张善海和杨洁夫妻俩的钱。

 张善海是分六次把160.5万元借给张善东的。其中以杨洁的姐姐杨柳的名义,由张善东写欠条给杨柳的是三次,共110.2万元。分别是2009113日的35.2万元、2010126日的5万元。

 最大的一笔是2011121日的70万元,张善海和杨洁在场,张善东写下“今借到杨柳现金柒拾万元整”,在落款处写下“借款人张善东”后,当天杨洁便把70万元从银行转到了张善东名下。

 而且,张善海和杨洁在2011121日当天,分别对六笔借款及本息进行了核算合计,并把各自亲笔写的六笔借款及利息的明细表交给了张善东一份。

 可是,张善东怎么又在2011121日同一天,向杨柳写下另一张借条,借了杨柳70万元呢?

 杨柳是怎么付款给张善东的?

 据记者调查得知,杨柳是2011926日起诉张善东,要求归还本金及利息的,后因双方达成口头协议,杨柳撤回了起诉。张善东是201275日,连本带利还清张善海的最后一笔借款的。

 据张善东说,201275日下午4时许,其连本带利还清欠张善海的所有借款后,张善海并没有把借条还给张善东,且连之前的还款借条,也从张善东手里拿走。张善海对此的辩解是,张善东还清的是借他和杨洁夫妇的160.5万元本金和利息,与张善东借杨柳的70万无关。张善东还清欠他的钱后,他拿走张善东写的借条不退还给张善东,是因为借条上没有写利息,与杨柳的钱是两码事。

 这也就是说,张善海和杨柳手中各握有一张张善东在2011121日同一天写的70万元的借条,并且张善海手中的这张还是张善东写给张善海本人的,是借张善海70万元的借条。

 可是,张善东在2011121日这天借张善海70万元时,只按张善海和杨洁的要求,写了一张事实上一直在张善海手中的借杨柳70万元的借条,没有写过第二张70万元的借条。

 而张善海在201275日下午4点钟左右,从张善东处拿走的借条,就是张善东写给杨柳的那张70万元借条!

 这也就是说,张善海收取欠款后,又拿出没有退还给张善东的那张欠条,伙同杨柳状告张善东,要其归还上百万元的利息和本金,诈骗张善东。

 而杨柳2011926日的起诉和后来的撤诉,只是因为借条上没有注明还款时间,是由张善海幕后指使的催款手段。与后来的诈骗没有直接关联。

 张善海是从张善东手中拿回那张70万元的借条后,于2013925日,再次指使杨柳起诉张善东的。

 然而奇怪的是,官司一直打到现在,前后七八次开庭,作为当事人的张善海的妻子杨洁,竟然始终缺席,一次也没有到庭。都是由当法官懂法律的张善海代理。

 杨洁在逃避什么呢?

 另外,这宗“借贷纠纷案”,在隆回县纪委和隆回县公检法,及邵阳市纪委和法院,几乎无人不知。且都知道这张70万元的借条是怎么一回事,因为201275日那天下午4点钟左右,张善海携带借条一转眼走得无影无踪后,张善东就立即向隆回县公安局金石桥派出所报了警。因而尽管法院每次判杨柳胜诉,却从未有过执行。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张善海伙同杨柳诈骗张善东。

        可是,2017419日在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开庭再审,真理和正义能够在最后的判决书上回归吗?

 

:邵阳一贫困县法官开地下赌场放高利贷榨取民脂民膏

(香港中国观察杂志通讯员李宜春报道)湖南隆回县人民法院滩头镇法庭庭长张善海利用职务之便开设地下赌场,放高利贷,索贿并敲诈业主,大肆搜刮民财,无恶不作,成为当地一人人恨之入骨的祸害。

       据受害人隆回县金石桥镇汽车配件店业主钟科生透露,张善海法官开设地下赌场后,多次电话邀请他参与地下赌博,并且每次一输掉了身上的现金,张善海都会利用其在金石桥镇信用社担任主任的妻子杨洁现场给他贷款。钟科生说,他连续输掉40多万元后张善海开始向其逼债,利息是20多万元,连本带息共60多万元。钟科生走投无路,只好卖掉汽车配件厂还债,欠下3万多元无法偿还后,夫妻离婚,家庭破裂,最后靠给人打零工维持生计。

       跟钟科生同样遭遇的还有金石桥洞下村的刘其树。


        (图一)张善海在自家地下赌场赌博


据原本家境殷实的钟科生说,张法官第一次打电话邀请他去其地下赌场赌博,由其妻子杨洁现场给他贷款,当晚就输掉35万元,几天后张善海又邀请他去隆回县阳光大酒店“扳本”,还是杨洁现场贷款,结果又输掉40多万元。前后两次共计80多万元,把家里的钱全还上后,还欠下张善海数十万元。张善海向他逼债时,刘怎么也想不通,张善海为什么总是赢家?

如今,刘其树高血压中风瘫痪,且家贫如洗,赌债高筑,自认为这一生都难有翻身之日。 
 

            (图二)张善海赌博每次都是赢家


而家境殷实的金石桥镇龙腾村的刘海宝,却比刘其树要幸运得多。张善海法官知道他手中有几十万元存款后,三番五次打电话邀请他去赌博,刘碍于面子去了后,发现张善海伙同其他赌徒“挖坑设陷”,企图掏空他的积蓄,便及时收手没再赌下去,避免了被骗个倾家荡产,向张善海借高利贷,最后落个走投无路的下场。

在当地,像钟科生和刘其树这样被张善海骗上绝路的人还很多很多。可是,张法官的庭长官位,为何稳稳当当的没人动摇呢?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

据金石桥镇个体业主张善东透露,他曾经跟人合伙在县国土资源局中标了一块土地,价格是300多万元。因为资金短缺,先后向张善海借款160.5万元。起初张法官夫妻提出资金入股,按比例分红。后因跟当地群众发生纠纷,张善海夫妇害怕有投资风险,要求将投资变更为借款,要张善东把所写的收条改为借条,并说他们都是国家工作人员,持有如此大额资金欠妥。便由杨洁书写一张借据,内容是张善东借杨洁胞姐杨柳的钱,要张善东在借条上签名,以躲避政治风险。

张善海夫妻的巨额资金是从哪里来的?当然是开设地下赌场放高利贷坑蒙拐骗而来。并且据当地群众反映,在滩头镇法庭打官司,没有人敢不向张善海行贿,否则你再有理,也赢不了官司,而且就算是好不容易让你赢了,判决书也会拖着迟迟不发,逼着你非送钱给他不可!

隆回县是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一个法庭庭长上任不几年,家里就拥有豪华的宝马和高档的北京现代轿车,而且据传家产至少在千万元以上。

一个小小的庭长如此,比他更大的官呢?

这就是张法官的官越坐越稳的原因。

看来中共的总书记习近平先生一再强调要从严治党,对腐败“零容忍”是必须的。否则,亡党亡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