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青年评论家散文家苏伟先生致中国观察杂志总编辑的公开信

2017-03-21 13:40:53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735

北京青年评论家散文家苏伟先生致中国观察杂志总编辑的公开信


  前言:这是北京《散文世界》执行主编,现北京大型文学双月刊《千高原》杂志执行主编、青年评论家、散文家苏伟先生在20151225日圣诞节写给我的一封公开信,因我当时正在郴州桂阳监狱服刑,苏伟先生便把这封信发在他的博客上。我二十天后的2016年元月14日,三年六个月刑满释放,才从苏伟先生的博客里读到。

       我之前并不认识苏伟先生,只是在狱中向北京的《散文世界》投稿,收到一位编辑对我的一篇题目叫《那棵少年的树》提出的修改意见的信,把经过多次修改的这篇散文邮寄出去后,才在会见我的16岁的大儿子王觉非时,要他转告他母亲李雪红,要她帮忙向《散文世界》打听这篇散文的处理意见的。这篇经过反复修改的《那棵少年的树》,最后发在了2016年第二期,由《散文世界》改名而来的大型文学双月刊《千高原》杂志上,并被评为2016年《千高原》最佳原创作品。

 201611月《中国观察》在香港复刊后,我一度把苏伟先生的这篇《致王寒非先生的公开信》发在了杂志的网站上。但后来考虑到我本人是杂志社董事兼总编辑,在自己主编的刊物上发自己个人的这段特殊经历,不是很合适,再说,那三年半牢狱,虽然都是莫须有的罪名,没有一条不是颠倒黑白,和刻意陷害,可那都是特定政治环境下的特定产物,有它自身特定的合理性,而作为个体的我,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的这段特殊的经历,相对于整个时代的洪流而言,是渺小和不值一提的。况且,我对这一后果早有准备,因为要突破,肯定会有代价。既然早已知道有代价,还不回头,还要一条道走到黑,也就不会有任何畏惧。因而,我从来不认为这三年六个月于我是什么灾难和不幸,而且相反的,我认为这是一次更深刻的磨砺和沉淀,是一次更高级的突破和超越的必备的前奏。是的,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一个人静静的读书,一个人静静的思想,一个人静静的写作更幸福的事情呢?绝对没有。

 当然,文学只是我的业余爱好,为的是闲下来的时候,认真的感受人生的美好。而每天跟那些早已逝去的中外思想大师们的交流,才是我在监狱生活的内容全部。

 今重把苏伟先生的这封公开信在杂志的网站发布,一是感激;二是怀念。过去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包括所有的苦难和艰辛。感谢生活,感谢苏伟先生!

                                                                                                                     王寒非

                                                                                                                2017321

 

 

致王寒非先生的公开信


寒非先生:

       我想了很久,才决定给你写信。

       给你写信,缘于你的投稿。在当下,往杂志编辑部邮寄手书稿件的,极为稀少,几近绝迹。而你却用看上去有些像年轻女子一样的字体,在方格纸上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地写字,作文。

       这事引起了我的极大关注。

       前不久,有位女性给我刊编辑部打来电话关切地询问对你稿件的意见。她说她是你的前妻,你俩孩子的妈妈。她还说你正在监狱中服刑,还有一个多月时间,你将刑满释放,重获自由。

       通话后,我在网上搜索了关于你的信息,凡能找到的,都详细地看了一遍。于是,对你这个人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寒非,你曾胸怀大志,秉持高尚的爱国主义情操,卖掉房产,投资办刊。后因建立联络站,通过大量深入详实的采访,以铁的事实揭露了湖南桂阳主要官员为所欲为的权力腐败案及山寨霸主肖兰生烹食人肉案,为民伸冤讨公道,从而激怒了一位“父母官”,经他运作,将你以“诈骗罪”主犯名义,判处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送进监狱。

       关于“诈骗”,实有此事。但从性质而论,确也构不成法律条款中的诈骗罪。无非是你为了发展事业,寻求合作伙伴,让一位退役军官出资2万余元,在邵阳成立杂志社组稿联络站,后因意见不和而反目,被人借此给以险恶报复罢了!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你都为己“不义之行”在服刑。我不是法官,无权对你案作出专业评判。但你为了民主,为了社会人心的进步,以文学为投枪,痛揭官员以公肥私,于党纪国法而不顾,严重损害人民利益的丑恶行为,所做出的巨大牺牲让我深为敬佩!

      你在高墙铁窗中写就,经过狱警严格审查后寄来的一篇篇散文(有记述往事的,有描写乡村风景的,有写读书学习的,有写亲情友情的),文字纯净晓畅,情真意切,令我感动。

      文学,让你保持善感的心灵,促使你不断地发掘生活的意义。她“坑害”了你,也成就了你。读你文,让我认识到:无论什么人,在文学面前都能像弃儿一样找到家,拥抱母亲。文学让他们延长生命,续写青春。

       面对你的稿件,作为刊物执行主编的我,应该跳出市民阶层所持有的那种简单的是非善恶之标准,以人为本,从人的角度理解你,从作家视角看你文。

       文学,只有当她在担负在世使命和弘扬人道主义的前提下,才可具有本体论意义,让写作者心悦诚 服地做她的仆人。

       寒非,写下此信,算是我代表我刊对你数次投稿的回复。

       祝冬安!

                                                                                                            苏 伟

                                                                                                    20151225日 圣诞节

                                                                                         (本文源自苏伟博客:致王寒非先生的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