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走在通往真理的道路上

2017-03-10 22:13:37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1869

我们正走在通往真理的道路上


/王寒非


       

        毛泽东在《实践论》中说,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毛泽东是对的。真理无穷无尽,我们在实践中认识真理的道路也无穷无尽。我们正走在通往真理的道路上。——题记


  

 邓小平的道路创新和中国的残酷现实


                  

       在反对教条主义上,我不得不佩服邓小平同志的勇气和魄力,如果沒有邓小平力排众议的大胆创新,中共政权早在1992年苏联解体时就彻底崩溃了。毛泽东去世后,华国锋不可能有能力把握危局。从这点看来,邓小平对马列主义的贡献无人能及。至少,他成功的挽救了中共,挽救了社会主义中国。否则,社会主义早从地球上消失了。

       这就是邓小平的伟大之处。他的大胆突破,为我们发展马列主义提供了无可辩驳的佐证。使社会主义在中国里程碑式的再生,成为了现实的可能。

       但,邓小平的大胆创新,只有在以社会主义公有制和毛泽东伟大的人民路线为基础的时候,才会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因而为了伟大的社会主义美好的未来,我们必须忍受邓小平的道路探索,给国家和人民同时帶来的不可避免的深重伤害。中国现在沒有一场伟大的社会主义无产阶级革命,任何一条道路都走不通。任何一条道路都会遭遇来自邪恶的权贵利益集团的巨大的障碍和阻力。

       中国目前面临的第二大威胁,是西方帝国主义国家所谓的"民主"的威胁。前者不足以为惧,因为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人民路线,足以对抗他们并最后战胜他们。后者也不足以为惧,因为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人民路线,也足以战胜他们并消灭他们。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说,政治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再也不能照旧前进,于是爆发了战争,用以扫除政治道路上的障碍。我们现在真正的障碍是国内正在日益坐大的权贵利益集团,不是西方民主。但这一障碍还远远不到动用战争机器的时候。因而首先让人民在这场反权贵的斗争中自主觉醒,让觉醒的人民在这场残酷的斗争中自主的完成对社会的修复,才是目前我们要取得胜利的最关键的武器。

 毛泽东说得好,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真正动力。而邓小平的道路创新给社会留下的伤口,是毛泽东思想和人民路线回归的最佳契机。也是把历史与现实重新链接,进入第三条道路的最佳契机。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中国的第一条道路和第二条道路是在不同的时段走完的,彼此截然不同。因而要走好接下来的第三条道路,我们必须首先要找到第一条道路和第二条道路之间内在的共性,并且必须让第三条道路,在第一条道路和第二条道路尖锐的对立之间完成。


社会主义局限和资本主义完美

 

 真理告诉我们,一切的对立都是因为不可分割的内在关系,而如果没有这种不可分割的内在统一,对立就不会存在,事物也不会存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现实与理想的关系,而理想只有在与残酷的现实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成为追求的动力。

 人权高于主权的逻辑是正确的,因为主权的目的就是为了完善人权,人权是主权的核心。所以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输出它的人权思想,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输出自己的人权思想,大家都没有错,且都值得尊敬!

 但,资本主义的错误在于,它一直以为自己是完美的。社会主义的正确在于它一直认为自己在发展和探索中。因而资本主义的完美是其最大最致命的缺陷,而社会主义的缺陷反而成了社会主义最大的完美!

 社会主义从一个高度到另一个高度不断探索的本身就是一种完美,而已完全格式化了的资本主义没有缺陷本身就是致命的缺陷。这就是资本主义一直畏惧社会主义,并一直抓住社会主义的现实不足抹黑社会主义,要打倒社会主义和消灭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因。资本主义现实本身所谓的完美,注定了资本主义很难再有更大突破,而社会主义则刚刚相反。

 总之,社会主义具有无限的可能性,而已公式化了的资本主义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性。

 但,任何时候都没有绝对真理。事物总是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中,今天对的,明天可能就是错的,而今天错的,明天可能就是对的。矛盾总是在不断的转化,今天的次要矛盾可能就是明天的主要矛盾,而今天的主要矛盾可能就是明天的次要矛盾。因而我们必须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并一刻也不松懈的去寻求新的发展道路!

 我们现在的使命是要从第一条道路和第二条道路,以及现在的第三条道路中,找到未来的共性,让历史的各个阶段有机的联系在一起,丰富的呈现在同一个阶段,并在各种复杂的矛盾中,把社会主义向下一个新的高度推进。第三条道路的伟大意义是承前启后,而未来共产主义则是把包括被改造后的资本主义在内的社会主义,及人类社会所有的各个阶段共同链接在一起,并同时呈现。因而,社会主义的存在是哲学的,发展的也是哲学,而共产主义,则更是各种哲学更伟大的共存。

 我之前说过,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现实和理想的关系。但,理想离不开现实。理想只有建立在现实基础上的时候,才会对现实具有强大的推动力。而邓小平的现实主义和毛泽东的理想主义高度统一的第三条道路(也称中国社会主义第三阶段),却为我们完成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对传统资本主义的改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理想离开了现实就离开了生存的土壤,现实离开了理想就失去了方向。一个完整的社会,必须是现实与理想并存的社会;一个完整的世界,心须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理想与现实高度统一的世界,而这个世界,应该就是我们坚定不移的追求的共产主义世界。而革命和自我革命,则是我们实现这一目标,和实现这一目标后,自我调节,自我净化,和自我升华的唯一手段。

       这就是中国的第三条道路。未来,我们必定还会有第四条第五条,甚至更多条道路。当我们把所有的道路都融汇贯通的走在同一条道路上的时候,我们理想的共产主义也就自然而然的迎面走来了。

 

  第三条道路的核心和灵魂

 

       道路永远是曲折的。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更有魅力的地方是,它有第一条道路就必然会有第二条道路,有三条道路就一定会有第四条道路,和未来更多更魅力四射的更美好的道路。而且每一条道路都有自己鲜明的特色和独到的风格。彼此既截然不同,背后又充满必然的内在联系。

 第一条道路的奇异风景是通过阶级斗争和文化大革命,创造了社会主义持续革命和自我革命的伟大的人民路线,把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开辟的传统社会主义道路推上了最光辉的顶峰和极致。这是毛泽东对马列主义的最杰出贡献。它为未来社会主义道路的发展,注入了永不变色的革命灵魂,奠定了传统社会主义永远无法撼动的恒久的真理基石。

 第二条道路别具一格的鲜明特色是通过对左的突破,向右开辟了传统社会主义道路上从未有过的绚丽多姿的独特风景。给传统社会主义再度注入了更新的血液,开辟了社会主义内部的右的道路,为社会主义道路的内部平衡,奠定了另一块恒久的真理基石。

 第三条道路是对第一条道路和第二条道路的创新和整合,让毛泽东传统社会主义内部的左,和邓小平创新后的社会主义的右并行。两条腿走路,左右平衡。既激活左的开拓性,又激活右的创造力。既牵制左,又牵制右。谁也走不上极端,又谁也离不开谁。在对立统一中,完成最大发展目标。

 第一条道路的特点是领袖引领人民,并且领袖本身还是社会主义内部的左。第二条道路的特点是社会主义整体偏离自身与生俱来的左的天然属性,而倾向右。且这一道路创新的开辟者邓小平自己也是内部的右。

 而第三条道路的鲜明特点是领袖只把控社会主义整体的大左,不参与大左之下内部的左右,确保大左的整体平衡。使之既不倾向资本主义,又不倾向传统社会主义的极左主义。

 第一条道路和第二条道路是引领者害怕人民偏离自己的方向,不断的指导人民,压迫人民。第三条道路是引领者让左和右自己在矛盾中相互净化,相互调节,和自我净化,自我调节。最终达到人民自己主动引领社会主义,并自觉自主的共同去创造社会主义,和发展社会主义。而不是过去那样领袖引领人民去创造自己认为的社会主义。结果等自己一死,自己开创的道路,也很轻易就被终结了。

 这是第三条道路对毛泽东开创的人民路线的里程碑式的突破。更是对社会主义真理的开拓和创新。

 没有反人民路线,我们就无法体会什么是真正的人民路线;没有邓小平,我们就无法更深刻的领会毛泽东。反之也一样。没有毛泽东,我们也无法更深刻的领会邓小平。一反一正,正反并存,才是社会主义不朽的基石!

       这就是第一条道路和第二条道路留给我们的最深刻的启示。而毛邓路线背后深藏的真理,则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思想源泉。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马克思没有我们的经历。但,马克思列宁毛泽东,永远是我们前进道路上不朽的基石。

 真理无穷无尽。我们探索真理的道路也无穷无尽。

 让我们携手努力,共同去创造社会主义美好的明天。

                                                                                                       2017311日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