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思想是共产主义的灵魂

2016-10-25 18:07:24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2091
 

毛泽东思想是共产主义的灵魂

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将在中国卷土重来

《中国观察》总编辑/王寒非

 

复兴社会主义不是为了打倒资本主义,而是为了使资本主义不被它自己打倒。

                               ——题记

 

马克思主义不是消灭资主义的利器

 

马克思打造社会主义这把利剑的目的就是为了消灭资本主义,但结果却使资本主义越来越强大,而社会主义自己反而被资本主义打败了。

换一个说法就是,如果没有社会主义这把利剑,就不会有资本主义这一百年来的繁荣和强盛;而资本主义现在越来越成为世界的潮流,意味着社会主义也将重新崛起。

再换一个说法就是,没有资本主义的一蹶不振,就不会有社会主义的诞生,可如果社会主义最终被资本主义消灭了,意味着资本主义最终也会被它自己消灭。

反过来说也一样,如果社会主义这把利剑像马克思预言的那样最终消灭了资本主义,那么社会主义最终也会被它自己消灭,资本主义也就会再次卷土重来。

所以,社会主义并不是消灭资本主义的利剑,而是一把平衡世界的利剑。

马克思的伟大之处在于:没有资本主义就没有针对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反过来说就是,如果没有社会主义的诞生,也就不会有资本主义今天的强盛。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关系,正好验证了马克思对立统一的哲学理论。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就像两枚威力大得足以毁灭一切的核武器,如果它们的出现最终不是平衡这个世界而是毁灭这个世界,那它就是人类的罪人。

但这也与发明核武器的人无关。发明核武器与使用核武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马克思是个伟大的学者,不是伟大的政治家。

学者追求透彻,政治家追求平衡。

社会主义的出现是马克思主义的成功,而社会主义的失败和冷战的爆发却是政治家的失败。

他们的失败在于都把自己摆在了马克思的位置上,而没有超越马克思。

一个和谐的世界需要互相对立和相互制衡的公有制和私有制两种意识形态并存,同样,一个和谐的国家也需要相互对立的公有制和私有制两政治制度并存。

世界实行单一的政治制度是暴政,而国家实行单一的政治制度同样也是暴政。

上帝为太阳创造了月亮,而马克思为资本主义创造了共产主义,这是人类进化和社会发展的结果,更是人类社会走向成熟的象征。

对立是为了统一。

此消彼长和盛极必衰是宇宙万物存在的规律,也是宇宙万物自我调节和自我升华的必然过程。

 

毛泽东思想是共产主义的灵魂也是资本主义的灵魂

   

之所以说毛泽东持续革命的伟大思想既是共产主义的灵魂,也是资本主义的灵魂,是因为不管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它们都离不开人民路线。

而人民路线的本质就是革命和持续革命。

这就是毛泽东对全人类的伟大贡献。

马克思伟大的《资本论》向人们揭示的只是资本主义的丑陋,目的是告诉我们为什么要实现共产主义,至于共产主义到底将以怎样的方式存在,马克思除了“各取所需”的简单论述外,并没有更深入的阐述。但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却告诉了我们矛盾无处不在的真理,人类就算最后实现了共产主义,社会仍然充满矛盾。

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核心使命是确保个体在群体中的独立和自由不被侵犯。这是资本主义的伟大的之处,也是资本主义最具生命力的地方。

但优点的本身往往就是缺点。

资本主义的缺点是个人能力的大小所导致的分配不公最后将破坏整个社会的平衡。

这也就是说,资本主义这种“公平竞争”的本质仍然是残酷的自私自利,并且,同样基于个人条件不同等的原因,强者会越来越强,而弱者则会越来越弱。

这就是资本主义“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普世价值观背后的不平等,按照马克思的说法就是弱肉强食。

而社会主义公有制正好弥补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这种天然的缺陷。在共产主义者看来,人是自然的一部分,所有人都有平等分享一切的权力,天资高低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是与生俱来的,不是后天不平等的理由和借口,能力强的人服务更多的人是他的责任和使命。

社会主义的这一理念使共产主义成为了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社会形式,也使共产主义者具有了更崇高的自我牺牲品质,并且这种品质由于资本主义在上世纪初的一蹶不振更闪闪发光。马克思主义当时的盛极一时,在充分体现了共产主义者这种高贵品质的同时,更体现了资本主义当时的腐朽和堕落。

但这并不表示社会主义就可以取代资本主义。

基于一个最简单的逻辑是,社会主义是专门针对资本主义而产生的,如果资本主义被消灭了,所针对的主体不存在后,社会主义的原动力也就不存在了。

这就像矛和盾,如果没有了资本主义的盾,社会主义的矛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

这就是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在消灭资本主义后,自己也很快就垮台的根本原因。

前苏联如此,中国也如此。

它们不是被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打败了,而是被社会主义自己打败了。

社会主义公有制天然的缺陷就是,它的优点必须依附在资本主义的缺点上才能成立。

如果资本主义被消灭了,社会主义也就自动垮台了。

这就像月亮为什么一定要在夜晚才能展示出迷人的魅力一样,没有资本主义的黑暗,也就无法体现出共产主义的光辉。

所以,资本主义是不能消灭的,就像人可以没有贪婪,但不能没有欲望。

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而欲望是与生俱来的,也是自然的一部分。

如果说贪婪是罪恶的话,欲望则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原始动力。

但贪婪和欲望常常只有一线之隔,并且它们密不可分的联系在一起,谁也分不开谁。

这就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关系,它们谁也消灭不了谁,谁也离不开谁。

资本主义的短处就是社会主义的长处,而社会主义的短处也正是资本主义的长处。

社会主义依赖资本主义的弱点生存,而资本主义也依赖社会主义的弱点发展和壮大。

它们不是谁战胜谁和谁取代谁的关系,而是缺一不可的对立统一关系,它们就像男人和女人,都因为对方而存在,缺少任何一方,另一方也就无法生存。

一个没有资本主义的时代是世界的恶梦,同样,一个没有社会主义的时代也是世界的恶梦。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就像平衡这个世界的两个支点,缺少了任何一方,世界就会倾斜,甚至倒塌。

这就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革命和被革命关系,毛泽东“矛盾存在于一切事物中”的真理告诉我们,世界永远是在持续不断的革命中前进。

 

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将在中国卷土重来

持续革命是通向共产主义的唯一途径

 

当全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在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绝对主义浪潮中分崩离析,纷纷转向,重新回到资本主义路线后,中国并没有公开否定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的社会主义路线。

中国走的是一条既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的半遮半掩的所谓“有特色的社会主义”路线。

这是一条危险且倍受争议的道路,西方资本主义指责它的独裁专制有违资本主义的自由和民主精神,而社会主义则指责它是中国旧封建主义统治制度的回归,是中国社会的一次大倒退。

换一句话说就是,中共现在打着毛泽东和社会主义旗号走的这条道路,事实上就是一条反毛泽东和反社会主义,也反资本主义的封建资本主义道路。

但这并不是毛泽东的失败,而是毛泽东思想的成功。

毛泽东的成功在于连他的企图复辟中国旧封建制度的敌人都不敢公开否定他在中国开创的社会主义道路。

毛泽东的另一个成功在于,只要反动派不敢公开复辟封建统治和走资本主义道路,中国就仍然有可能回归毛泽东路线和正统的社会主义道路。

再换一种说法就是,这一“摸着石头过河”路线的设计者邓小平从一开始就为中国未来的道路选择留下了巨大的空间。

这也就是说,邓小平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摸着石头过河”的这条所谓的有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一条短命的道路。

可问题的关键是,后来的中共领导人远远没有邓小平的雄才大略,他们脚踩西瓜皮,把中国导向了一条灾难的不归路。

中国现在的情形是面临来自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两种革命。

前者指责它独裁,后者指责它反人民。

前者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对中国的扩张,而后者却是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人民路线在中国的重新复活。

这就是中国即将面临的革命和被革命。也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即将面临的革命和被革命。

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成功,更是毛泽东思想的成功。现在可以断言的是这波来自中国无产阶级的革命浪潮,最终将袭卷全球,成为社会主义重新崛起的开始。

旧的社会主义和列宁主义过时了,但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永远不会过时,并且只要全世界的资本主义没有被消灭,马克思和毛泽东思想就会永远充满活力,而无产阶级革命也随时会卷土重来。

                                                                                                  201271于郴州

                                                                                     本文原载《中国观察》2012年夏季版

【注《中国观察》2012年夏季版付印的第二天(2012714日)我即被捕,本期刊物两天后在印刷厂被当局查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