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2017-03-08 19:49:17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1880

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王寒非


历史永远没有局限,有局限的永远是我们的认知,但那不是我们的局限,而是历史的局限。——题记


        传统社会主义从列宁开始,到毛泽东,就到了极致。列宁是高峰的起点,毛泽东是高峰的巅峰和高峰的终点。

  文革是极左主义走上极致的必然产物。也是传统马克思主义经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发展后,抵达最高境界的必然产物。它是传统社会主义的巅峰,也是极左的巅峰。

 极左到达极致和巅峰后,它的必然产物是极右。

 因而,邓小平是毛泽东极左主义的必然产物。而右的产生,只是左发展的必然结果。

 但,右的极致依然是社会主义,不是资本主义。

 这就是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意义和深远影响。它把传统社会主义的极左主义推向极致的巅峰后,不可抗拒的催生的极右主义,依然不会改变它的天然的社会主义本质。

 这就是邓小平的道路创新发展到最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依然无法撼动它的根基,其根本属性依然是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的根本原因。

 人民性是文化大革命成功的根本原因。也是前苏联垮台,而中国未有大的波动的根本原因。因为尽管毛泽东死了,但他的根基依然在,人民性依然根深蒂固。

 这是毛泽东对中国社会主义的伟大贡献。没有它,邓小平的任何道路创新都没有基础,更别说成功。因而不管邓小平在右的道路上走多远,都无法突破社会主义底线。并最终必须自觉和不自觉的回到左的道路上来。

 这是对立的最高境界。把它推上巅峰和极致的都是每一个阶段的旷世天才。而每一轮对立的双方,都是彼此的必然产物。

 历史永远没有断层,内在的统一性,决定了对立的必然性。

 但,天才诞生的必然性背后的不确定性,同样决定了社会主义发展的不确定性。最佳的例子是前苏联社会主义阵容崩溃,和中国社会主义的崛起。

 传统社会主义从前苏联到中国的崛起,是在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天才手中创造的奇迹。但前苏联因为继列宁斯大林之后,没有诞生毛泽东这种把传统社会主义推上巅峰和极致的天才,而最终没有完成凤凰涅槃般的重生。

 换一种说法就是,没有毛泽东创造的传统社会主义的极左主义的巅峰和极致,就无法诞生邓小平极右主义的巅峰和极致。

 再换一种说法就是,没有把传统社会主义的极左主义推上巅峰和极致的文化大革命,就不会诞生邓小平极右主义的巅峰和极致。

 前者是后者诞生的基础。后者是前者终结的前提。后者和前者都是彼此的必然产物。没有这一基础,邓小平纵然是再伟大的旷世奇才,也完不成逆转。

 毛泽东的极致催生了邓小平。邓小平是极左主义到达巅峰和极致后的必然产物。

 这是不可或缺的因果关系。前苏联没有诞生毛泽东,但毛泽东却在中国诞生了。并且因为诞生了毛泽东,中国必然会诞生邓小平。

 换一种说法就是,列宁斯大林是马克思的必然产物,毛泽东则是马克思和前苏联列宁斯大林的必然产物。而邓小平,却是毛泽东的必然产物。

       这是物极必反的结果,也是社会主义发展从量变到质变的突破和飞越,是不为人的主观意志转移的客观规律。而天才的职责是及时的发现它,捕捉它,并利用它。而无法改变它。也不可能改变它。

 并且,既然文革是特定时期的特殊产物,是传统社会主义发展到极致后的必然产物,它就不具备任何可复制性。而由此应运而生的邓小平的道路创新,也同样不具备任何可复制性。因而,文革是上帝专门为毛泽东设计的,随后的必然的转折,则是专门留给邓小平完成的。

 而文革和邓小平的道路创新留下的深刻的社会问题和巨大的是非之争,却属于普通人,为的是让时代更清醒更理性。并告诉我们,不管再深再痛的伤口,只有觉醒的人民的自主修复,才是真正的修复。

 文革和创新的代价还告诉我们,人类的每一次进步,都是在残酷的革命和自我革命中完成的。并且,它不是毛泽东的错,也不是邓小平的错。它是历史的必然。更是社会主义进步和发展的必然。当然,它还是人类自我调节,自我升华的必然经历。是不可抗拒的客观规律。

 毛泽东史诗般宏伟的文革是辉煌的伟大的天才的。邓小平对中国社会主义的道路创新是深刻的智慧的清醒的。它给我们留下了永远的伤口,也给我们留下了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深刻的启迪。

                                                                                                                    201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