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的里程碑意义不可磨灭

2017-03-13 21:13:18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1513

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的里程碑意义不可磨灭

 /王寒非

 

         反对摸着石头过河就是反对社会主义道路创新;反对社会主义道路创新,就是反对社会主义的发展和进步;反对社会主义的发展和进步,就是反对社会主义,就是反对马列主义反对毛泽东和反对人民。因为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没有发展,社会主义就死路一条。——题记

 

 我之前说过,右在中国的发展和壮大,是极左通过持续不断的阶级斗争和最后的文化大革命,把极左主义最后推到巅峰和极致的必然结果。换一句话说就是,如果没有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和文化大革命把极左主义推上巅峰和极致,就不会有邓小平极右主义的巅峰和极致。这也就是说,极右主义是极左主义培植出来的。没有极左主义就不会有极右主义。

 但,毛泽东的极左主义和邓小平的极右主义,只是社会主义内部的极左和极右。并且,马克思就是毛泽东极左主义的源头。而毛泽东只是通过阶级斗争和文化大革命把它推到了巅峰和极致而已。

 没有极左就没有极右。同样,没有欧洲资本主义十九世纪的腐朽堕落,以及统治阶级对人民的残酷剥削和极端压迫,就不会诞生反剥削反压迫的社会主义极左主义的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这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的极左主义只是资本主义极右主义压迫下的必然产物。它的合理性就是,没有压迫就没有反抗,没有剥削就没有斗争。而且反抗和斗争的理想是推翻资本主义,建立一个没有压迫和剥削的社会主义世界,并最终实现更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社会主义极左主义通过列宁毛泽东等伟人一系列艰苦卓绝的发挥和推动,最终建立了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政权后,因为要解放全人类,在全世界建立社会主义政权的宏伟目标,而在各自国内推行的依旧是极左主义。这是极不科学的。既然资本主义的极右主义在国内已经被推翻,没有了资本主义的极右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个强大的对立面,社会主义的极左主义在国内的存在也就没有了必然性。既然没有了内在的必然性,也就失去了统一性,极左主义就成了毫无生命力的孤立主义,违背了事物存在的对立和统一的最高原则,失去了真理性。苏联没有中国幸运的是,没有诞生毛泽东这样的旷世天才,通过阶级斗争和文化大革命,把马克思主义推上极左主义的巅峰和极致,从而催生了邓小平的极右主义,完成了社会主义的再生。

 这是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上最恢宏最壮丽的历史景观。邓小平通过背道而驰的回旋和逆转,对已成为孤立主义,到达生命极限的极左主义的中国社会主义,进行了跨时空的链接,最终以前后呼应的奇特的曲线迂回方式,隔空实现了对中国社会主义前三十年极左主义长距离的平衡,使中国这座最后的社会主义大厦,没有像前苏联极左主义那样,因为失去右的回旋和支撑,最终轰然倒塌。

 并且,因为邓小平的极右只是毛泽东极左的必然产物,是合符自然规律的从极左到极右的合理的自然力的反弹,右倾最终没有因为偏离社会主义轨道,倒向资本主义怀抱。而是像树一样,从左被弹到右后,再经历几轮左右摇摆的惯性缓冲,最后理智而清醒的回到了中间的社会主义道路上来,成为了社会主义右的基石。而且因为右的基石的奠定,前三十年的极左主义也就自然而然的被延伸过来,顺理成章的成了社会主义左的支柱,使中国社会主义在左右两块基石的平衡下,完成了凤凰涅槃般的再生。

 这就是邓小平对社会主义不可磨灭的贡献。如果说社会主义从马克思到列宁斯大林,再到毛泽东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基础阶段的话,那么邓小平大逆转后形成的新的高度,则把社会主义从单一左的初级阶段,推上了左右并行的科学的高级阶段。而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取得的伟大成就,则为我们完善和深化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提供了无可辩驳的真理依据。

 从这个意义上讲,邓小平当年否定阶级斗争和否定文革,以及打压四人帮都是正确而必须的。因为不排除极左主义的强大阻力,邓要完成逆转的宏才大略,不但没有任何可能,且连自己还会死无葬身之地。

 而四人帮坚定的捍卫阶级斗争和文化大革命取得的伟大成就,也是正确的必须的。因为失去了毛泽东这一中国社会主义的基础灵魂,邓小平的任何道路创新都将因为失去基础,而没有合法性。但,为了社会主义和党的生命的可持续性,邓小平必须打破常规,违社会主义这一大法。

       但,历史三十年前选择了邓小平,没有选择四人帮,是社会主义道路发展的历史必然;而三十年后历史又选择四人帮曾经捍卫的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伟大的人民路线,跟邓小平开创的伟大的改革开放同行,也是历史的必然。

       因而,邓小平和四人帮都是中国社会主义在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产物,他们都在以自己不同的方式,捍卫社会主义及社会主义发展的真理。

 但,极端主义终归是危险的。党内的极左,终将把整个国家导向极左;而党内的极右,也终将把整个国家导向极右。偏向任何一方,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都是灾难。

 中国社会主义没有违背真理的原因是,前三十年使后三十年有了合理性,而后三十年却使前三十年有了可持续性。

 而且,两条道路通过前后三十年的碰撞,最终被磨合成现在的毛邓并行路线后,两条道路都同时具有了合理性和可持续性。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后三十年治愈了前三十年的伤口,可后三十年的伤口,由谁来治愈呢?当然还是前三十年。

 这就是极左主义回潮,以及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缔造的伟大的人民路线回归的根本原因。

 现在可以预见的是,正在激烈进行中的左右之争,在经过几轮尖锐的交锋对决后,很快会在对立中完成新的统一。

 这是经历前三十年极左主义和后三十年极右主义创痛后,人民开始走上自我反思和自我觉醒的必然过程;也是整个社会自我净化、自我调节、和自我升华,从盲从走上自主,从纯感性走上理智和清醒的必然过程。

 这是大风大浪之后的平静,也是饱经风霜之后,对理性的回归。

 而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对社会主义道路创新不可磨灭的历史意义是,通过后三十年,我们成功的把前三十年伟大的人民路线,更科学的铸造成了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上不朽的基石。而通过前三十年,我们成功的把后三十年邓小平对社会主义道路创新的飞跃式突破,更科学的铸造成了社会主义不断走上辉煌的历史丰碑。

 没有创新,我们就没有发展;没有发展,我们就是死路一条。

 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的伟大实践告诉我们,社会主义永远处在毫不松懈,永无止境的道路探索之中……

                                                                                                             2017313日初稿   

                                                                                                                        315日修正